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览

赵佶:引领了千年之美的亡国之君

宋徽宗赵佶,宋朝第八位皇帝。在位26年,国亡被俘受折磨而死,终年54岁。

赵佶这一辈子啊,于政治,没留下什么好功绩。但却为中派美学,苦营了一条极简雅致的路。

他是手书金钩铁画的“逆子

赵佶怕是中国这么多皇帝里书法造诣最高的,在他23岁时,一贴《瘦金千字文》横空出世。

这位宋帝打破了前人对书法藏锋不露的要求,破天荒地让字里行间的金钩铁画们,以最为飘逸洒脱的姿态挺劲而出。既有“天骨遒美,逸趣霭然”的灵秀韵味,又赋予了所书文字“屈铁断金”的爽利个性。从此,瘦金体成了赵佶眉心的一揭标码。后人谈及瘦金书必会想起这位窝囊皇上,然而难得的是,不似其他名家笔法。瘦金体虽仿者无数,得其骨髓者却寥若晨星。

他是细绘浮云游鹤的“痴者”

除了书,赵佶还爱画。

和当初首创瘦金体的离经叛道一样,他细笔一转,漆墨一涂,又任性地把讲求泼墨大写意的传统画法推翻。创立了一派细绘花鸟,重视写生的工笔画风。他说画画一定要入微,因为只有做到形似才能达到神似。他发现“孔雀登高,必先举左腿”,他眼光精到,只需看一眼月季花图,便能认出画中的花开在春天的正午时节。

有趣的是,赵佶赏画有一个很“霸气”的癖好,他总爱在自己喜欢的书画上题跋,让人难以分辨画作者究竟是谁。而赵佶的花押看上去像一个“天”字,但又因上下两横分隔得太远,看久了倒像是“天下一人”的合体。他曾在《山禽腊梅图》的题跋中写下诗句:

“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

在他心中,画画是自己前世今生的约定,也是一辈子至死都不会消逝的挚爱。

赵佶怕是第一位给书画写情诗的人了,而对于画的痴爱,他做到了皇帝中的极致。

他是苦心经营制瓷的“匠人”

中国古代有官家制瓷的传统,赵佶则是这个历史的开创者,他一手建立了宋代,同也是中国第一个官窑,他把在字画上无法体现的立体器物之美,毫不吝惜地都倾注在了一款款青瓷上。

不似别朝天子喜好白瓷彩绘的雍容,赵佶独追求青瓷本真的釉色之美。

在他看来,素雅、至简才是美学长存之道,作为对艺术要求极尽严苛的“强迫症”皇帝,赵佶一直本着“匠人”般的极致来造物,烧好的瓷要由他过目,稍有不佳便当场摔碎,而烧窑制瓷的师傅也会被立马治罪。

也正是他这种近乎残忍的完美追求,才得以让宋瓷登上了一个卓越千古的高度。

无论是瘦金体的锋芒,还是工笔画的精致,亦或是宋代青瓷的素雅,为美,赵佶穷尽了自己的一生。

然而,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爱捉弄人,这样一个如此醉心艺术的逆子、痴者、匠人,却偏偏错生在了帝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