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览

远在谋略之上的“大智慧”

如果有人问:《三国演义》应该从哪里读起?这可能会让不少人觉得匪夷所思,“从头呗,还能怎么读?”初读当然从头开始,但要读出《三国演义》的道道来,从中间开始,再读一遍,说不定更好。

当然,这中间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地方都行,而要从“三顾茅庐”开始。这是全书的中轴,一道分水岭:“三顾茅庐”之前,刘备屡战屡败,被人撵得像丧家犬一般;而之后,就“从胜利走向胜利”,什么道理?转机来自“三顾茅庐”,刘备听取并采纳了诸葛亮的“隆中对”。

“隆中对”最能体现三国神韵

细数之下,“隆中对”也不过数百字,何以就此扭转命运?无他,就因为“隆中对”是一项真正意义上的战略规划。

一瞥“隆中对”,读者容易记住的是关于曹孙刘三国各占“天时、地利、人和”的资源优势分析。不错,在中国传统思维中,办事情能否成功就看是否具备这三项重要条件。不过,作为战略规划,“隆中对”的核心不在资源筹划上,而在诸葛亮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却在《三国演义》开篇第一句话里就已表达清楚的要旨:“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对大局及其走势作出清晰判断,从中发现自己的机遇,才是战略规划的重中之重。

“隆中对”之前,刘备之所以屡战屡败,根本上是因为刘备相信当时的大趋势是“分久必合”。自董卓进京,天下群雄并起,形成诸侯割据的局面。苦于分裂太久,刘备欲以宗亲身份,匡扶汉室,重新恢复刘氏一统江山。结果因为错判形势,逆水而行,只会屡战屡败。

诸葛亮告诉刘备,现在的大势不是“分久必合”,恰恰相反是“合久必分”。由此扭转了刘备的大局判断,扭转了刘备的人生遭际。

既然天下大势仍在于“分”,那就需要考虑:我能分到什么?进而明确,怎么才能分到这一份?这才有了曹操占天时、孙权取地利,而刘备以宗室身份和仁厚声誉,把人和作为首要战略资源的策略。

至于后面所谓“获取荆、益”之类,一方面算是“三分天下取其一”的目标落实,另一方面则是为未来“分久必合”积累实力。

卷首第一句话里埋下伏笔,到“隆中对”方才详加展示,反映了写作技巧,更体现出把握大局、谙熟战略的思维功底。这不是小说作者一个人的能耐,而是中国人乃至中华民族的天赋异禀。自古以来,中国人相信“只争朝夕”,因为娴熟于农业,最清楚“时令耽误不得”。但偏偏这样的民族,同时又有一种出奇的耐心,等待时机降临。

“人生七十古来稀。”可是,创立周朝居功至伟的姜子牙,七十岁时还在钓鱼,一点不着急。因为姜子牙知道,着急没用,时机不到,难以作为,干等就是。这不,最终等到周武王起兵,需用帅才这一刻。

这种把个人努力置于大格局之中加以筹划的战略思维,形象地说,犹如一个人急于赶时间,最有效的办法不是在车厢里使劲往前挪位置,而是买票时找到能够最早到达的那班车。

谋略背后是滋养智慧的气度

在《三国演义》中,不只是诸葛亮有战略思维,更不是只在“隆中对”里有。曹操灭了袁绍后,搜出好多曹营中人与袁绍私下书信往来、为自己留后路的证据。两军对垒,你死我活,暗中通敌,足够拉出去“咔嚓”了。可曹操不让人打开,而是一把火烧了,理由是:“那个时候我自己对战胜袁绍都没信心,底下人暗通款曲,有什么可以责怪的?”

不以自己的利益为利益,能体谅别人的苦处;不只看重个人品行,更看到主观意愿背后的客观原因。如此处理人事,才能站得高、看得远,才能得天下英才而用之。刘备虽有“人和之名”,但曹孙刘三人麾下,人才最多的还是曹操。用人没有战略思维,不可能达到“用人不疑”,更不可能做到“疑人照用”。

有读者不理解,《三国演义》中最惊险的桥段“煮酒论英雄”中,曹操既然知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将来刘备总会成为自己的对手,为什么不直接拉出去砍了?岂不是明摆着作者是在故弄玄虚吗?其实,从战略思维的逻辑出发,很容易理解:如果不能尽收天下英雄于麾下,却靠骗来一个杀一个,如何才能获得天下英才之拥戴,如何才能解决战略对手的问题?

同样的道理,诸葛亮煞费苦心、恩威并施,采用“七擒七纵”的非常策略,终于收服孟获之后,却不留一兵一卒,班师回朝。有人不解,问为何不留下官员、辖制地方,一则避免日后再反,二则正好扩大地盘。诸葛亮却回答:“留官必须留兵,留兵必须运粮,这样把自己套牢不算,还因为战争中当地人死了不少,怨愤之气难以平息,留官后一旦产生矛盾,极易酿成大冲突。现在不留官不留兵,不用运粮,还避免了日后冲突,岂不更好?”如此跳出通常“占地思维”之窠臼,审时度势,看出后续负担甚至不稳定隐患,放弃占地,确保主动,才是真正的战略智慧。据说,孟获后人世世代代感恩诸葛亮,坚守“南人不复反矣”的祖誓。

行文至此,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出了一个真会打仗的主——号称“沙漠之狐”的隆美尔将军,在埃及打得英法联军没了方向,却未能赢得“军事家”的称号。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大本营让他去北非只是为了牵制英法,隆美尔却一味好战,虽然战役上赢了,但军力消耗之后,大本营不得不源源不断地为其补充武器弹药,最后不是牵制英法,而是牵制了德国自己。缺乏战略思维,视线只及于眼皮之下,如此格局何以算得上“军事家”?

相比之下,中国的孙子之所以被称为“武圣”,从“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句话就能看出来。孙子深知用兵之险,追求“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此视野开阔、思维超前,不但称得上军事家,而且称之为政治家、战略家也不为过。中国造字,特以“止戈为武”,其中有多少大智慧!

虽有交战,一旦和平,就给予充分信任。如此处理“国与国关系”,方显战略眼光。信任和由信任而形成的守约,方为最具价值的战略资源。如今,国人面对先人的“创造性思维”,会将其自觉不自觉地归之于“谋略”。

总之,一个“善养浩然之气”的民族,一个立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民族,绝不应该陷于蝇营狗苟之中不能自拔,绝不应该满足于占那么点小便宜、耍些小聪明。随着中国重新崛起为大国并越来越全面深入地走向世界,国人对堪称民族文化之瑰宝却散落四处的战略智慧,该仔细收集、虔敬学习、大力弘扬乃至创造性升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