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视界

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

2004年我开始观察互联网的时候,网上几乎可以找到任何东西,比如新闻、电影、音乐等,但“其他的人和他们在做什么”却是一片空白。我曾做了一个叫做“CourseMatch”(课程搭配)的工具,你可以通过它选课,也可以看到还有谁也选了某门课,以及他们对课程的评价等。而让我惊讶的是,人们愿意花数小时的时间去点击这个软件,虽然上面只有枯燥的文字信息。这让我明白,人们对于知晓身边的人和事有着极度的渴望。

创造价值,才能成就伟大的公司

做第一版Facebook(脸书)的时候是因为这是我和一些朋友想要的东西,它能让我们和周围人产生联系。几周内,有2/3的哈佛学生在Facebook上,其他学校的人也写邮件让我们在他们学校开放Face⁃book,我们就按照他们说的做了。

一开始我们没有想过要做一家公司,只是因为不断随着人们的需要去做,并且最终从学校跨越到社会。我一直觉得你应该从你想要解决的问题开始着手,而不是从你决定要创业这件事情开始。最好的公司都是那些立志想要带来一些社会影响和变化的,而不是那些想要赚大钱或就是因为有人手所以随便开家公司的。

对于真正创过业的人来说,他们知道创业本身是件非常难的事情,而真正让你能够坚持下去的是相信你在做的事情并且知道你在做的事情是在创造价值。而这,就是我认为的伟大公司的由来。

对我来说,Facebook最难的部分是当雅虎要花十亿美金收购公司的时候,那是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前我们只是想什么是正确的事情,并且去完成。但当雅虎提出收购时,公司只有1000万用户,我们没有把握会更加成功。

那个时候,我们才真正考虑公司的未来:“哇,我们在做的事情难道有这么厉害和有意义?”这也引起了公司内部还有股东间的一些有趣的对话,最后,我和达斯汀决定,“不行,我们认为我们可以走出学校,连接更多的超过这1000万用户的人。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并且真的做成这件事。”

我们就以此为目标行动,但压力很大,觉得应该把公司卖掉的人很多。对于他们来说,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几年,然后以10亿美元的价格卖出,这简直就是本垒打了。所以,最痛苦的不是拒绝雅虎的收购,而是在一年内,所有的管理层都走了,他们不相信我们要做的事。

仔细观察用户,和社群一起演进

特别幸运的是我相信的东西最终实现了,而且实现得非常快。2006年我们发布了“NewsFeed”(动态消息),10年过去了,这是世界上被使用最多的产品之一。再之后,我们对世界上所有人开放注册,这让用户迅速增长。所以,在拒绝收购的几个月之内,我觉得就已经证明了我们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但我觉得,从那以后,还是有很多更难的决定要做,你要赌上公司未来的方向,或者是赌上几亿美元花费在一些事情上面,而也许在5到10年以后你才能知道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这些都会比当初那个决定更艰难。

这些年来,我们观察用户的使用行为,随着社群一起演进,推出新产品;我们花了大价钱买来了Oculus(傲库路思),他们是虚拟现实领域最天才的团队;我们通过授权与试错优化产品,其核心就是建立一个专注于快速学习的公司。

公司本身是一个学习性组织,你做的决定可以让他学得更快或更慢。在很多情况下,建立一家公司也像遵从很多科研方法一样,要不断地尝试大量的假设推论,如果你的实验设计构建得足够好,你就会学到下一步该怎么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哲学方法。所以在公司内部我们会充分授权给独立的工程师,我们投资搭建的是这个巨大的实验结构。在每时每刻,世界上都不只有一个版本的Facebook,世界上可能有成百上千个版本在运行,因为工程师们有权利尝试不同的点子,并且让也许1万或10万的用户去尝试,然后他们会得到一个结论,知道自己实验结果的好坏。所以我认为构建一个学习的文化并且不断向之努力是非常关键的。时间越长、帮助越大。

未来20年,世界将有什么变化

针对三个我们希望看到的并且专注于世界的变化,我们有一个十年的路线规划图。

首先是连接,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连接网络。现在,世界上超过一半的人没有联网,如果我们想要解决一些世界级的挑战,就需要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进来。连接每个人非常关键,这也会对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益处。

其次是AI(人工智能)。AI会让各个领域释放巨大的潜力,比如让人们看到更有意义的内容或者让你连接到你真正在意的人。另外,AI被用来诊断疾病和寻找更有效的药物、建造自动驾驶汽车等。在治疗疾病或安全驾驶等方面,AI是能够拯救人类并且推着人类向前走的,未来10年这将是一件大事。

第三是新的计算平台,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技术)。每10到15年,计算平台就会产生一次变革,新的平台能够让人们做各种之前不能的事情。20年前,我们大多数人在使用台式机,它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但我们不能用它们进行娱乐,现在我们用手机连接彼此,这是更人性化的设备。但在这之后还会有一个新的计算平台出现,我觉得那将是VR和AR,这将会让人们更具有创造力,带给人们更加逼真和沉浸式的体验。

我一直认为企业家应该做的事情是选择他们真的在意的事情去耕耘,但在证明其可行性之前不要真的把它变成一个公司。我相信如果你去看那些最成功的公司的数据,绝大多数都是这么得来的,而不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创业的人,因为你总会遇到不同的瓶颈。

Facebook早期投资人彼得•蒂尔曾告诉我:“在一个变化如此快的世界里,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

我非常认同这句话。我觉得很多人,当面临重大机遇选择的时候,都会想到很多负面的结果,虽然他们很多时候是对的,但任何选择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如果你不做这些改变,我相信你注定会落后和失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