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览

纳兰容若:世间最美的情郎,千古伤心的词人

他是相门翩翩公子,他是江湖落落狂生,他是清代第一才士,他是千古伤心词人。他应该是传奇故事里才有的人物。

他是纳兰性德,又名纳兰容若。

在世人眼中,他之所以“传奇”,是因为诸多在我们看来非常矛盾、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和谐地交融在他的生命中:

他出身显赫,父亲是一代权相纳兰明珠,康熙皇帝是他的表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他却自诩不是人间富贵花,打心底里排斥,蔑视这一切,因而过的并不快乐;

他天性聪颖,拥有史学家口中“最理想的人格”——文武合一。因为精于骑射,在康熙身边担任一等武官,骨子里却是个敏感细腻、才气万千的文人;

他是地道的满族八旗子弟,却毫无纨绔之气,又痴迷于汉族文化,结交的也都是汉族落拓布衣文人,并且甘为他们两肋插刀,千里赴义;

但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虽然人在仕途,却一生为情所累,为爱所苦。

相门翩翩公子

顺治十一年,纳兰性德于生于北京。其父是康熙时期权倾朝野的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纳兰明珠,母亲觉罗氏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而其家族属正黄旗,为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即后世所称的“叶赫那拉氏”。

纳兰性德的曾祖父是叶赫部贝勒,其妹嫁努尔哈赤为妃,生皇八子皇太极。其后纳兰家族与皇室的姻戚关系也非常紧密。因而可以说,他的一生注定是富贵荣华,繁花著锦。

他的仪容风姿也是优雅出众。曹雪芹的祖父,容若的同僚、好友曹寅后来在他的诗中也道:“忆昔宿卫明光宫,楞伽山人貌娇好”。此外崇武是满人传统,容若自幼习骑射,少年时代已是狩猎好手。还曾因骑术出众到上驷苑驯马。纳兰性德,几乎就是当时完人的代名词。

宋后第一词人

纳兰自幼天资颖异,读书过目不忘。十七岁时入太学读书,十八岁中举人,后又考中二甲第七名进士。在这之前他已有《渌水亭杂识》等著作。二十四岁词集《饮水词》问世后,形成了“家家争唱饮水词”的局面。

他的词全以一个“真”字胜,情真景真,看去不加粉饰,却如天生丽质,无不鲜明真切,摇曳动人。王国维有评:“纳兰性德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更被赞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他又擅书法,写一手漂亮的褚遂良体的字,也精于绘画和书画鉴赏。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文采已是这般璀璨。

江湖落落狂生

纳兰是个最不看重门第的人,他没有相国公子的骄矜和浮华,对朋友最是宽厚忠实。在交友上,纳兰最突出的特点是其所交“皆一时俊异,于世所称落落难合者”。他的朋友中没有王公贝勒和达官子弟,那些人来奉承他也是被冷在一边。

他少年时代的好友张纯修(名画家)、曹寅先祖都是正白旗包衣出身。“包衣”就是奴才,但他却与他们始终平等相处。他最好朋友是一帮有文名没钱财的汉族布衣,如严绳孙、朱彝尊、陈维崧、姜宸英等等。

他有着不同于一般满清贵族纨绔子弟的远大理想和高尚人格。和这些朋友把酒论诗吟咏唱和,是他少有的快乐。

千古伤心人

据说纳兰容若的初恋是其表妹,只可惜短暂的初恋过后,便是表妹的入宫,“谁省,睡省,从此箪纹灯影”,自此天涯两相隔。

古时男子传宗接代是为人伦大任,容若是家庭长子,这便注定了他的爱情永远要摆在家族的责任之后,无可逃避抗拒。娶卢氏是责任还是需要?无从知晓。但至少,无论从门第、教养而言,还是年龄、相貌而论,两人喜结连理,都可谓“珠联璧合”。婚后二人也是琴瑟相和,“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椅斜阳”,“赌书消得泼茶香”。

然而,像花儿一样的幸福还不足三年,就突然被命运无情地中断。康熙十六年五月,在一个“寒更雨歇,葬花天气”,卢氏因难产而香消玉殒,撒手人寰。对于刚刚二十三岁的容若而言,和自己最最亲爱的人经历一场突然而止的生死之别,实是一种莫大的震撼和刺激。

富贵又如何?挽不住生命。美丽又如何?等不得未来。年轻又如何?止不住病魔。一切的一切,都在命运之神的随意拨弄间,全部化作云烟。“瞬息浮生,薄命如斯”的惨淡现实,是年轻的容若无法承受的“生命之轻”,于是接下来的几年,悼亡诗成了他诗词创作的主要内容。

在卢氏死后,纳兰另与官氏结为夫妇。在那个年代,何况纳兰容若作为贵胄世家的长子,又生活在繁花著锦衣食无忧之中,续弦之举实属平常。但他对这个妻子有多少爱意,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敢明说。

而在之后的生活中,纳兰性德恹恹度日,痛苦,悔恨,思念之情在他心中纠缠,无法自拔。

他的生命中还曾有另一个女子匆匆走过,就是沈宛。沈宛为江南艺妓,才华横溢。纳兰曾纳沈宛为侍妾,后被迫分离。不过,容若似乎对这段分离始终耿耿于怀,总是觉得自己辜负了她。“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几分自责,几分自嘲。

在遇见沈宛的一年后,纳兰因感染风寒一病不起,逝去时年仅三十一岁。

他为着情度了一生,他的词愁心满溢,恨不能收。青山泪尽声声叹,融化的了冰山,唤不回已逝的人。纳兰容若,他总能在一些细微之处,不禁让人湿了眼眶。

世人评价纳兰的作品:“纯任灵性,纤尘不染”。遗世独立的赤子之心,最纯真自然的天性,是他所带给后人关于美的所有来源,是留给我们的玫瑰。

其实,纳兰性德不仅在词作上独步千秋,在诗歌以及散文随笔等方面也都是极好的。此外,他还是个功底深厚的大学问家、大书法家、大藏书家,绘画、音乐上也颇具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