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散淡之美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有句经典唱词:“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在身居高位戎马倥偬之中,最令他难忘的是出山前卧龙岗的生活。那时他的所愿是“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过的是“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的日子。出山后虽鞠躬尽瘁,但败多胜少,呕心沥血,心力交瘁,如此艰辛,怎能不想起原先的悠闲散淡。

散淡是一个人的生活状态,是一份超然的宁静,也是一种物我两忘的精神境界,体现一个人的心性,表达出其审美诉求和价值取向。功名利禄与散淡是两条平行线,不可能交集。可是有人偏偏说,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轰轰烈烈中追求一份随遇而安的散淡,这其实是做不到的。“野渡无人舟自横”的状态,是散淡的最佳境界,但是写出这诗句的唐朝著名诗人韦应物的心情,正在深深纠结于“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的矛盾和苦闷中,只不过是一个清廉正直的古代官员面对现实时茫然无助、情怀忧伤而胸怀恬淡的真实写照。你要求轰轰烈烈,根本就无法自由自在,野渡无人时舟才能自横,有人了特别是有了深深卷入尘世中的人,野渡上的小船是无办法自横的,他会按照主人的意图行驶。只有从名利场中彻底地挣脱出来,才有可能真正散淡,自由自在,如陶渊明般享受着“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平静,沉醉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逸,在“飘飘西来风,悠悠东去云”的禅意中,感悟生命的本真。

不经修饰,散散淡淡,是一种本色自然的美丽。驻足街边,看行人匆匆,女人是其中一道靓丽的风景。同是美女,有的浓妆艳抹,但略嫌俗气;有的刻意打扮,但人为斧凿的痕迹依稀可见;有的不加修饰或略施粉黛,不经意间流露出纯朴自然之美。轻撩发丝,清纯的气质、优雅的风情毕然而现,浑身散发出摄人心魄的纯美气息。“随宜梳洗莫倾城”是女人化妆打扮的原则,根据自己的特征做适当的打扮突出自己特质就行了,把自己弄得矜贵绝独,以致叫人难以相近反而不值。那种散淡到极致的美丽是来自于清水芙蓉般透彻的灵魂,只有心灵朴素的女人,内心才能一派平和从容澄澈,安于过朴素的生活,这样更能享受宁静淡泊中的快乐与幸福。

散淡不可能是天生的,而是被时光催生的。随着岁月的流逝,看到的风景越是苍凉,行为就越散,内心就越淡。

我梦想的情景是,在斑驳的树影里,靠在公园的石板凳上,能打一下迷糊盹,路人走过说一声“这老头,活得自觉,老得自在”。要不就是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思想空着,悠闲散淡,品一杯清茶,听一段舒服的音乐,倏忽之间,心情来了又走了,随意而不拘。

 相关文章